特殊的春节

这个春节看来是一个特殊的春节。

从北京飞回乌鲁木齐后第二天,我开始出现乏力症状,觉得有点低烧,嗓子也肿了,舌头也开始起泡,吃了两天清热解毒的中成药也不见好转。在铺天盖地的新型肺炎疫情扩散的新闻包围下,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感染了,但觉得可能性不大。我妈倒是吓得不轻,他觉得舌头上长多个疮是癌症的表象。说走就走,我妈拽着我去医院挂了呼吸科,医生让我伸了一下舌头,直接就说“你这是普通病毒感染”,查了个血确认了是急性支气管炎。开了药,回家路上赶紧买了口罩给爸妈先戴上。

也就是我买了口罩的第二天晚上,新闻就报了新疆乌鲁木齐出现2例疑似病例,我的预感没错,当晚药店的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就卖完了,剩下的都是不知名厂家的五颜六色奇形怪状的所谓的“N95”口罩,我也不敢买。

这几天没事我就刷微博,微博成了我获取疫情信息和相关咨询的唯一渠道。前天晚上躺在床上,感觉这几天像是在做梦,从第一天上午看着那个疫情扩散的地图从几个省变成现在的半边红,病毒就像是强行入侵的敌人,不止武汉,全国都如临大敌,最糟糕的是在春节这样一个节骨眼上,本该祥和欢乐的节日现在被未知和恐怖的阴云笼罩,春运——地球上最大规模的人口迁徙让疫情防控变的更不乐观。“非典”的时候我在上小学,“甲流”的时候我在上高中,硫磺皂和消毒水的味道停留在学生时代的记忆里。小时候的我还不懂事,现在长大了看着身边的父母,开始焦急到哪里可以买到最正规的N95口罩给他们戴,祈祷我的家乡在那个疫情地图上不要变成红色。现在的我应该是更惜命了,还有几天我又要回到北京,竟然觉得自己像是义无反顾要走进战乱的小兵,有点可笑。 

你可能会喜欢我的其他文章

一条评论

今日新鲜事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