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璞归真

今天晚上看到一个电视剧的片段,讲到单亲妈妈,我突然想到今天的一条新闻,说四川开放未婚先育。我心想,这是为了提高生育率,啥招都能使啊。这结了婚的父母都能离婚,这有孩没结婚的伴侣不是更容易分开吗,这单亲家庭的比例未来会更高吧。

乍一看,各地层出不穷的刺激生育的政策,有点返璞归真的意思:要啥婚姻?要啥家庭?只要繁衍!生,生就对了!

是不是人类社会的很多事情都要这样周而复始一番啊,从简单到复杂,再到简单,再到复杂。从0到1,到0,不爽了再到1,觉得不对劲了再到0。

我就特别怀念2010年的微信APP。那会儿我高中刚毕业,买了一台诺基亚E63,那会儿微信还是beta版,啥功能也没有,连飞信都比不上,淡蓝色的背景,只能聊天,像是网络短信。但那会儿的功能纯粹啊,就是聊天,哪怕一个标点都显得正式、显得有意义。

爸妈时常给我打电话,询问我一些电脑、手机APP的使用方法,比如淘宝、京东。我妈已经会淘宝了,但是淘宝的很多功能,她都不能使用,复杂的界面让她难以下手,生怕点错什么——换句话说,太多功能,她用不上,连我都用不上,但这些功能像土豪似的一股脑全摆在面儿上,使用更复杂了,界面更凌乱了,玩法花样倒是多了。打开一个APP,光弹窗就3个,火一下就上来了。

很多没名堂的、层峦叠嶂的、虚头虚脑的功能,是部分部门为了完成OKR业绩生加上去的,是不接地气的,是不以用户为中心的,是自私的,更是让自家产品走向深渊的。一家搞了个二逼新功能,竞品紧随其后,你搞我也搞,我还要比你搞的更复杂,更画蛇添足。这股风气,在国内的互联网非常盛行。纵观西方互联网产品,相对更纯粹。

怎么办呢?等呗,等到有一天,他们醒悟过来了,突然吹起一阵返璞归真的潮流,APP们开始变得简单,更易用,更友好。或许那天吹起的是一阵龙卷风:行业的没落。

2023年1月15日 摄于乌鲁木齐·新疆美术馆·参观第三届中国新疆国际艺术双年展
Continue Reading

兔年开始

每次回乌鲁木齐,大便都特别通畅自如,就算吃的辣、吃的杂,都能按时按点坐上马桶,一气呵成。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而且“水土很服”,“原汤化原食”啊?

回到家很舒服。有妈妈做的可口饭菜,还有爸爸的唠叨。有吃不完的肉和水果,还有熟悉的气候。最重要的是过年。过年的温馨感,一年一度,无法比拟。

每次回家,我都像是纠察大队的队长,对爸妈的生活方式进行挑错教育。比如,旧的东西要赶紧扔掉,妈妈舍不得扔掉的且多年不用的东西,我都劝她扔掉。比如,睡前躺在床上不能拼命玩手机,影响睡眠也影响眼睛健康,所以我删掉了我妈手机上的开心消消乐,去年还把她的抖音设置了使用一小时时限。为此我还买了两个小米网络摄像头,一个安装在卧室,用以监督她按时睡觉,另一个安装在客厅,用以和他们对话,看他们在干什么。我可以随时随地远程通过摄像头看他们。比如,我帮爸爸开设了公众号,帮他发布他写的东西和绘画作品。

今年的年味明显足了一些。大年三十和初一,家里团聚,气氛很好。烟花爆竹依然开放售卖,放炮的人明显比前几年多了,但和疫情前相比还是少。街上的人多了,慢慢恢复了往日的朝气景象。还有电影市场,也打的不可开交。舆论媒体都在关注今年春节档,尤其是票房成绩。我看到有人说大家异常关注的原因,和疫情后社会经济恢复的期待有关。

我和爸妈在《满江红》、《流浪地球2》和《交换人生》之间选择先看哪部。最后还是在大年初三去看了《满江红》,原因是片子是张艺谋导的,而且三人都能看,《球2》大科幻我妈不感兴趣怕她睡着,《交换人生》合家欢喜剧在《满》这种大片来说没有竞争力。电影看完,爸妈评价都不错,层叠交错的悬念确实过瘾。看完电影吃了粤菜后,去水塔山公园补拍了一年一度的长椅照片。

人们都在期待兔年,有一种被压抑很久而突然释放的乐观、冲劲儿与期许,或大或小但不是很确切的期许。关于过去三年的种种,很快没有了踪迹,或许是人们不愿再提起,或许是刻意想擦去这些痕迹。每到年关,人们都在说“希望下一年能对自己好一些”,结果发现下一年也不咋地,但每次还都会抱着侥幸心理依旧期待。但这一次是真的不一样了,变了,那些条条框框都没了。那就都继续向前看吧,那些过去三年没来得及做的事情,希望都尽快补上,都一切向好。

Continue Reading

再见,扁桃体(上)

我终于和我的扁桃体说再见了。我做了扁桃体切除手术。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住院,也是第一次手术(如果割包皮和拔智齿不算手术的话),因为是初体验,多少带着点新鲜好奇。我「除桃」心切,也非因疾病而住院手术,加之护士和医生都特别好,所以总体来说我比较轻松。

医生很早就建议我切除我的扁桃体了。不知从哪一年开始,扁桃体经常发炎肿大,一年四五次,肿大的扁桃体不能消下去,有白色的栓塞物(有异味),而且能明显感觉到呼吸受阻,我猜测我的呼吸暂停综合征也与此有关(住院后检查发现确实可能有点关系)。10月13日,我很痛快的下定决心,去我最熟悉的北医三院挂号,约了手术。耐心的等到了11月4日,医院打电话通知我4天后星期一住院,11月10日周三手术。

医院发来的短信,入院指南。

疫情下的住院管理非常严格。所有病人不允许离开病房,而且除了手术当天,其余时间不允许亲友探视,也不能送东西进去,宛如隔离。在住院前一天,我去医院做了空腹血检(抽了 6 管血)、核酸检测、胸片、尿检,晚上便去沃尔玛采购了一点生活用品和食物。按照医院发来入院指南,我买了一个饭盒,买了一次性的勺,买了一次性的内裤。买了一些简单的零食。我在行李箱里放了几本书,两件简单的衣服,第二天一早就赶去医院了。

我对一切都充满好奇。我住的是三人间,还算干净整洁,只有一个病友在住,是一位大叔,做鼻息肉手术。第一次穿病号服,新鲜。这里的护士都特别好,特别好,医生也特别好,没有让我感受到一点压力。

耳鼻喉科病房,我是 24 床。
在住院期间一直要佩戴的手环,上边有我的身份标识和二维码,便于医院半自动化管理。

第一天没有什么任务。去做了被我称为「超强升级版鼻拭子」的鼻咽内镜,将近20厘米的内镜从我右鼻孔伸进去,直达呼吸道,感觉贼酸爽。晚上做睡眠监测,检测我的睡眠情况。

睡眠监测的小房间,我在这里睡了一晚。
脸、颈、胸、背都连了「电路」。晚上10点入睡,要求6点起床,我5点我就起床了。

手术前的时光非常轻松,而且胃口极好,正餐我吃很多,零食也不停嘴。我还跟Neil开玩笑说这是不是我身体的「求生反应」,知道后几天我要做手术,所以术前疯狂补充能量。事实印证了,术前多吃点是对的,因为术后吃东西非常痛苦。

Continue Reading

再见东京

东京奥运会这就闭幕了?真快啊,我看着CCTV5今天白天一直在播放本届奥运会的精彩回顾片段,16天的赛程感觉过的真是飞快,感觉吐槽开幕式的热度还没过去呢。38块金牌,88块奖牌,数字不错,对数字总有迷信的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

今天的闭幕式我也有全程关注,但看完运动员入场后我索性不看直播了,因为闭幕式演出跟开幕式一样无聊,所以我直接看微博上的七嘴八舌吐槽。我最期待的是#巴黎八分钟#,期待巴黎如何展现这座城市的魅力。我顺便把最近几届奥运会闭幕式上的「城市八分钟」环节又回顾了一遍,我心目中#东京八分钟#最精彩最印象深刻,#伦敦八分钟#最典型,#北京八分钟#最意料之中。

每一届奥运会我都很关注,从开幕式到比赛到新闻,我都会想办法获取最新的信息和动态。像这样把全世界聚拢在一起做一件事情,而且具有普适性可以全民参与,只有奥运会了。我发现,奥运会早已经是国人全情参与的「国民事件」,而且大家不再只为了获得金牌而高兴,那些没有获得奖牌的中国选手,在互联网上大家也会热情鼓励,毕竟已经站在奥运会的赛场上已经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情。

今年国内的奥运舆论场,特别喜欢强调「后生可畏」,确实今年奥运会许多非常年轻的运动员崭露头角,我这个92年的终于开始感叹时代主角已经开始更迭。

2022年北京冬奥会,很快,也就是明年春节的事情了。希望不要被新冠疫情影响,完美举办。

我的4枚奥运徽章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