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日记9-哀悼日

清明小长假的第一天,也是我年假休息的第五天,和kk、Martha约好出来玩耍。今天也是国家哀悼日,上午10:00全国人民群众默哀三分钟,汽车、火车、地铁等交通设施鸣笛致哀,全天停止一切公共娱乐活动,国旗下半旗致哀。

本来我们计划的是9:45到9:50在五道营胡同口见面,然后10:00一起默哀,但是只有Martha他们到了,我还在地铁上。9:57分我乘坐地铁到达了大屯路东站,我决定先出站在路边默哀,然后再继续乘坐地铁和她们汇合。

走到路口,已经是10:00,路口的红绿灯全部变成了红灯,汽车停驶鸣笛,行人也停下了脚步。我用手机拍了几秒钟的视频记录了这一刻:

这三分钟我的情绪很复杂,眼前是停下的车,听到的是鸣响的笛,望向天空,整个中国都在同时进入这样一个状态,好像所有人都在作同一感受,好像我们在努力让因为疫情逝去的同胞听到我们在挂念着他们,好像他们真的还在这个世界,只不过我们要更费力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挂念他们。

3分钟过去了,刚才暂停的短暂时刻恢复了正常,车继续行驶,人继续赶往他们的目的地。

Continue Reading

提离职

今天下午跟玲姐提了离职。我决定从智联招聘离开了。

玲姐是轮岗过来的我们组的“临时6个月”领导,本来的领导战总轮岗去了产研。所以按照规矩,还是得先跟玲姐提离职。

我说“因为个人原因选择离职”,玲姐问我是什么个人原因,我回答:将来职业发展方向。我提的last day是4月7日,大约不到两周的时间。

十分钟后,战总发来微信:手头忙不?我说不忙,去找他聊聊。进了会议室,我倒觉得有些尴尬,毕竟是自己主动提出离开。战总一直在微笑,问我为什么离开,问我真的做好决定了吗,问我是否因为对薪资或者现在手头做的事情不满意。我对手头做的事情挺满意的,但说实话,互联网招聘企业是否是承载我职业理想的地方,我真的不确定。

战总说,现在疫情期间,特殊情况,工作真的不好找,他劝我不要冲动裸辞,裸辞后经济上可能会遇到困难,劝我一定要找好机会再做决定,哪怕骑驴找马。

其实我在这里撒了谎,我已经有了offer才提出离职的。这个offer是我慎重考虑了当下与未来,决定接下offer,也就意味着我决定从这里离开。

这个慌有没有必要撒呢?就老板对我提出离职的反应来看,其实没有必要撒。但我觉得这是一个善意的谎言。

我买好了15张感谢卡片,我写好后会偷偷放在15位同事的桌上。感谢他们在智联对我的帮助。

Continue Reading

奥运,好运!

今天晚上,国际奥委会正式宣布:2020年东京夏季奥运会推迟到2021年举行

这个消息似乎酝酿了很久。从日本疫情蔓延开始,大家就担心东京奥运会的安全问题,后来疫情在世界流行,推迟或取消东京奥运会的声音越来越大,前天加拿大和澳大利亚宣布不派运动员参加,东京奥运会的去向似乎已经有了结果。

对于我来说,奥运会一直是关注的盛事。从有记忆起,每届奥运会的开闭幕式我都会看,就算因为时差问题我半夜也会起来看。奥运会期间,家里的电视都是播放赛事内容,到了中国夺金大热项目,全家都会观看直播。对我来说奥运会高于“体坛盛事”的定义,更是一个人文狂欢!

2018年公司团建去东京, 我在羽田机场的奥运会特许商店买了一条毛巾和胸章,当即就把胸章佩戴在了丹宁卫衣上。上个月我把毛巾找了出来,挂在了墙上,时间真快,奥运年终于到了。

东京奥运推迟,对于日本来说肯定代价巨大,但东京奥运会已经被赋予了新的意义。明年再启的时候,就像是战乱后和平的重聚和狂欢,会更加盛大吧!所以,加油呀人类!

Continue Reading

不舍《安家》

《安家》今天大结局了,真是有点不舍。

这几个星期每天下班赶着回家,做好饭,就是为了准时看《安家》(上次这样每天准时追的电视剧是《小欢喜》)。

我发现我还挺喜欢看这种都市现实题材的充满人情味儿的电视剧,看似平淡的主题,却把生活中形形色色的人、酸甜苦辣的事都铺陈的明明白白,剧中那么多角色的性格和经历,这儿拼拼,那儿凑凑,都能映射出一个自己来。

小说是虚构的,电视剧是演出来的,但真实的生活不是。

关了电视,仔细想想,自己也在演一部电视剧哩——有的时候是主角,有的时候还客串了别人的剧的配角;老的角色杀了青,新的演员又进来……认真生活,热爱生活,不就是为了这部剧的结局完满嘛。

Continue Reading

口罩日记8——正式复工!

标题里的感叹号其实不是很想加上,加上感觉复工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其实复工心里还是担心的,担心是否安全。

公司的防疫措施做的挺好的,进大楼之前要登记、检查工牌并测量体温,每部电梯限乘5人,几家公司都分配了不同的电梯。公司现在还是错峰返工,每个组返工人数大概控制在50%-70%人,而且还设置了错峰上下班时间,但是办公区域看起来人并不少。另外。每个人每天都可以在前台领取一只医用一次性口罩,去晚就没有了。

电梯设置了站位。

公司鼓励自己带饭,觉得叫外卖还是有风险,所以大家都自己带了午饭,我把昨天做的大盘鸡也带上了,中午茶水间都在排队等微波炉,我觉得也挺危险的。最近馋炒米粉了,就叫了个外卖,把大盘鸡留着晚上吃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