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是否需要批评

读Roberto Verganti的《意义创新》,里面提到了一个问题:当我们在做创新活动时,比如头脑风暴或创业讨论,是否可以批判别人的创意想法?

我上一份工作在公关公司,在大家头脑风暴想活动创意或创意文案的时候,会议中总会有这样两种人:一种是很少提出点子,但善于点评或否定别人的人;另一种是乐于提出点子(不论点子是否可行或真正意义上的“正确”),且在别人提出点子的时候点头思考甚至鼓励,很少去否定。

现在我在互联网公司工作,我工作的内容大多与创意有关。有一次我接到一个任务,要为公司的一个大型campaign想一个口号slogan。这个时候我充分意识到,即便我对自家的平台和目标用户群体了解多么深刻,我的想法都可能是单薄且缺少维度的,所以我召集了全组同学进行了一次头脑风暴,这是我第一次和组员一起头脑风暴。

开始前,我跟大家强调,大家可以自由的说自己想的点子,也可以在别人的点子上进行“二次创作”。我没有把“请勿批判和否定”讲出来,我以为大家明白这个道理。头脑风暴开始了,大家的积极性并不高,乐于发言的只有固定的那几位。我在白版上记录下来大家的点子,每个人的点子我都记下来了,有的想法离谱甚至有点跑偏的点子我也记下了关键词,希望供我们在坐的每个人参考。我一边做记录者,一边做鼓励者,一边做点子的贡献者。

不出意料,有两个同学开始“批判了”,他们会说“你这个不行啊”、“你这个没有降到产品”、“可是这句话只有我们知道在讲什么,用户可能感知不到”诸如此类。我有点着急了,还是没有忍住,告诉大家“在最后那个所谓‘成功的’点子没有出来之前,大家先不要着急否定和批评”。我的想法是,在头脑风暴中批评和否定的人,你们的原则是什么?是一个成功的想法吗?那既然你知道成功的想法是什么,那为什么不提出来,或者为什么没有成功呢?

所以,开头的问题如果问我,我的答案是:不要批判——

但是要看情况。

情况A:如果这次头脑风暴会议是一次自由会议,大家可以各抒己见,贡献点子,那么这场会议不鼓励辩论、批评和否定。

情况B:头脑风暴会议的组织者在会议开始前就给参会者布置了创意的议题,或者选项,大家在参会前要做好充分的创意准备和支持论点,也就是所谓的“站队”,那么在会议上大家是可以充分阐释自己的创意并试图说服其他观点。

创意是伟大的,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创意,成功的创意人也不可能每一个创意都是成功的——况且,成功哪有固定的准则啊!

Continue Reading

口罩日记6——返京了

回北京了。昨天中午1点的飞机,5点到的大兴新机场。

乌鲁木齐滴滴服务已经暂停了,小区也封闭了,所以妈妈开车送我,爸爸也一起。一路上畅通无阻,根本没有车,出租车都没见几辆。

这是我见过人最少的乌鲁木齐机场,T1出发给改到了T2,整个出发大厅只有三个柜台开放,而且不用排队,办理完登机还要求扫码填写旅客健康申报表。

我这次是全副武装,带了从家里拿的一次性手套,还有李新龙给我的护目镜但是不是医用的那种。把我热够呛!在登机前跟奶奶和妈妈视频道了别。

我问办理登记牌的地勤姐姐,她说这架飞机有170多个座位,只有80多名旅客,这让我放心了许多。上了飞机,大家做的都零零散散,倒霉的是我那几排都是人挨人,我就换到了前排没人的位子了。

大兴机场是挺漂亮的,给我最大的印象是店铺很多!很像一个mall,应该还蛮好逛的。

在机场买了两个牛角村的面包当第二天的早餐。

小区门口,底商的店铺基本都是开的,进小区前先去711买了瓶牛奶,711粒食物供应不是特别充足,很多都缺货了。小区门口有社区工作人员负责登记“返京人员”,我登记了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出京和返京时间以及是否去过湖北等信息,测过体温后就让我进小区了,没有太繁琐的程序。到家后赶紧换了床单被套,用滴露拖了地擦了所有台面,下楼买了一点点食材,把棉衣送去楼下干洗了,忙活完之后给自己下了一碗方便面,就着从家里带的马肠子,就算简单的晚饭了。

Continue Reading

口罩日记5——第一个14天

今天是元宵节,是我2017年毕业上班以来第一个在家过的元宵节。

“第一个14天过去了!”网络上大家讨论着。14天是NCP新冠病毒的最长潜伏期,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到2月6日刚好是一个14天,全民隔离的目的就是在最长潜伏期里把感染者筛出来。(今天中午看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国家把这个病毒引起的肺炎正式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英文名为“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对于武汉之外的老百姓来说,在家宅两个星期已经很难熬,更别提风暴中心的武汉了。现在已经进入了第二个14天,抗疫战斗尚不知何时平息……

昨天公司发了邮件,延长了远程办公的时间,从10号延到了15号。这意味着如果11号我返京的航班不被取消的话,我在北京还要在家办公3天。

今天的天气非常好,有点小风,倒有点早春的感觉。下午和妈妈下楼在小区里遛弯,风从口罩边隙钻进来,风的味道很舒适,真想脱下口罩大口呼吸,但还是没敢脱下口罩。虽然当时小区院子里只有我和妈妈还有两个居民在走路锻炼,但还是不敢摘口罩——毕竟敌人在暗处。

乌鲁木齐所有小区封闭,照片里是我们小区一位居民隔着小区大门和门口超市老板“交易”。妈妈今天也买了一些水果。
小区的门禁按钮被物业简易地“隔离”了,为了不让大家出去。
小区大门的升降栏杆自动识别车牌的摄像头被报纸包裹起来,进出小区的车都无法通过。

这些措施我们都很能理解,尽力配合。但我不理解的是,在这么严格的措施下,新疆的确诊病例还是以每天3例的速度增长着。看不到希望的感觉。

Continue Reading

口罩日记4——航班被取消

前天我还在博客里说朋友圈里很多人的航班被取消了,冥冥之中有种预感我返京的航班也会被取消,结果早晨就收到了来自首都航空的短信:

短信里说原因是“公共安全影响”。新闻里看到“2月6日国内航司共取消航班11511架次”,就我猜测,取消航班的原因是控制目的城市的输入人流,以及为了在飞机上留出空座位让乘客之间保持安全距离。我按照短信的提示,办理了免费改期,改到了2月11日的同一航班返京。不知道2月11日的航班会不会又被取消呢?

今天是在家远程办公的第四天,也是最忙碌的一天,协调数字营销组、玲姐和苏金、少凡改资源位的图片,还要撰写push文案,电脑和手机一天没离手。下午六点有了点空,和妈妈下楼在小区院子里走动走动,老妈还摔了一跤撞到了鬓角的位置。今天没有怎么锻炼,原定在家练练肩和胸,因为工作忙加上犯懒就没练,在院子里的时候拉了两组背。

Continue Reading

口罩日记3——困兽本兽

远程办公复工以来,我已经在慢慢调整作息了。自打回家后每天都是凌晨三四点睡,中午十二点多起床,一天就吃两顿饭。全国人民开始隔离后,可好嘛,吃过早午饭之后打开电视,每天刚好这个点儿有一场关于疫情的新闻发布会直播,玩玩手机,摆弄这儿摆弄那儿,不知不觉又吃晚饭了。

每天睁眼打开手机先是用钉钉打个卡。公司要求远程办公的打卡时间和在公司时是一样的,早晨九点半到晚上六点半。打完卡打开丁香医生的疫情地图,看一下早晨更新的截至昨天的疫情数据。现在疫情的扩散形势还是很严峻,每日新增确诊人数已经突破三千。截至今天新疆已经有29例了,乌鲁木齐就有12例。我挺纳闷,乌鲁木齐现在疫情管控的这么严格,为什么确诊人数还在上涨?

今天下午,妈妈想照着大舅妈的腌菜配方自制一些,需要大量酱油和醋,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出小区买,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下了楼,就算不让买也能当放个风。果不其然,门卫还是不让出小区门。最后给京华超市打电话,人家给送货上门,我们就在小区大门接了货。

困在家里,困在小区里,反而有一种危机感,会不会有一天断粮了,或者需要什么东西也没有办法自由获得了。尤其是我8号回北京以后,一个人生活,这种危机感尤其强烈。我要不要囤一些食材和日用品在家呢?如果真的有一天北京也强制在家隔离,那我得做好充分的准备啊。

在朋友圈陆续看到有人的航班或者火车被取消了。不知道我返京的航班会不会在这两天被取消。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