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日记6——返京了

回北京了。昨天中午1点的飞机,5点到的大兴新机场。

乌鲁木齐滴滴服务已经暂停了,小区也封闭了,所以妈妈开车送我,爸爸也一起。一路上畅通无阻,根本没有车,出租车都没见几辆。

这是我见过人最少的乌鲁木齐机场,T1出发给改到了T2,整个出发大厅只有三个柜台开放,而且不用排队,办理完登机还要求扫码填写旅客健康申报表。

我这次是全副武装,带了从家里拿的一次性手套,还有李新龙给我的护目镜但是不是医用的那种。把我热够呛!在登机前跟奶奶和妈妈视频道了别。

我问办理登记牌的地勤姐姐,她说这架飞机有170多个座位,只有80多名旅客,这让我放心了许多。上了飞机,大家做的都零零散散,倒霉的是我那几排都是人挨人,我就换到了前排没人的位子了。

大兴机场是挺漂亮的,给我最大的印象是店铺很多!很像一个mall,应该还蛮好逛的。

在机场买了两个牛角村的面包当第二天的早餐。

小区门口,底商的店铺基本都是开的,进小区前先去711买了瓶牛奶,711粒食物供应不是特别充足,很多都缺货了。小区门口有社区工作人员负责登记“返京人员”,我登记了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出京和返京时间以及是否去过湖北等信息,测过体温后就让我进小区了,没有太繁琐的程序。到家后赶紧换了床单被套,用滴露拖了地擦了所有台面,下楼买了一点点食材,把棉衣送去楼下干洗了,忙活完之后给自己下了一碗方便面,就着从家里带的马肠子,就算简单的晚饭了。

Continue Reading

认真的雪

昨晚在家吃完晚饭去看电影,出门发现下雪了。北京终于攒足了劲,认认真真的下了一场大雪,算是2015年至今我在北京见过最大的一场雪。

雪下了一晚上,今早出门上班的时候,小区里算是银装素裹。对于冬天经常下大雪的乌鲁木齐,这点小雪景我见怪不怪了,不觉得新奇,真正让我新奇的是一看就没见过雪的路人,随处可见停下脚步拍照的人,路上的小朋友一个个都很兴奋,还有打雪仗的,堆雪人的……因为积雪有吸收声音的功能,出门的时候发现马路上安静了一些,可能是错觉吧。

让我嗤之以鼻的是清雪不及时,很多路面走起来泥泞又结冰,害得我今早上班迟到了一分钟。

Continue Reading

看《宠爱》有感

今天去电影院看了《宠爱》。这是我在电影院看的第一部宠物题材的影片。(好几年前芒果台快乐家族出了一部电影叫《快乐回家》我也去电影院看了,但严格意义上不算是宠物片我觉得)。

去影院看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本来就喜欢狗子的我在最近一年我越加喜爱了。我刷抖音,给我推荐的都是金毛、哈士奇、杜兵、拉布拉多的视频,搞笑的、温馨的,学说话的、吃播的,看得我可眼馋了,真的很想养一只。但我对自己有清楚的认知,那就是没时间,而且目前收入还不能够很好的养一条大型犬,所以只能看视频解解馋。

好朋友小龙在去年就养了一只金毛,是个女孩子,他取名“昭财”,据说血统纯正。去他家第一次见到昭财,我就喜欢的不行,我跪在地上或事匐在地上和它玩耍,因为我一直觉得如果我养狗,我一定要成为狗狗的好朋友,挚友,而不是纯粹的狗主和狗的关系。我觉得昭财也喜欢我,因为它会主动趴在我怀里让我撸。

所以这部电影我不太在意剧情(虽然剧情一般),但是有宠物的故事总是充满温馨,这就够了。虽然目前对我来说,养狗是一种期待,但等到时机成熟,我一定要养一只!拉布拉多还是金毛呢?慢慢考虑吧。

Continue Reading

老妈来看我

老妈休假,来北京看我。她之前想玩个小悬念,打电话跟我说“儿砸~想吃啥?我有同事要去北京,给你带过去。”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不想吃啥,这儿都有,想吃的也不好带,不用麻烦——但是转念一想,感觉蹊跷,就问她“我咋觉得是你自己要来北京呢?”老妈即刻就破功了,哈哈大笑,还是没有瞒住,坦白六月底借出差机会来北京看我,我挺高兴。

我决定请年假陪她。老妈落地北京的那天,刚好是立夏,刚好是北京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她是随团来的,我们只能插空见面。见面之后就从大巴车里拎出来一个大箱子,里面是4份凉面、一个大羊腿、两包孜然、一包辣椒面和一堆点心,全部装在跑破保温箱里,里面有两瓶冻成冰块的矿泉水保温。我没让她带,就是嫌她舟车劳顿带着些太麻烦,但她还是带了。第二天老妈来到我租住的房间,就用带来的羊腿简单做了几个菜,嗯,还是妈妈的味道,凉面和点心,也还是家乡的味道。

 

 

后来老妈请了假离开团队,在一起的时间就更多了。我租了共享汽车,带着她去吃了我在北京最爱吃的几家馆子,去了我最爱去的商场逛街,一起去清华看了毕业展,陪他们团队去了天坛拍了美美的照片。老妈在北京的几天很快就过去了,这几天里,我想把我在北京看见遇见的美好都分享给她,这是我陪伴她的方式。

送她去机场之前,我问她下次啥时候还来,她说等年底退休,咱一起去其他地方耍。

Continue Reading

可以说是很菜鸟了

5348be55-46d6-4ab9-b5ab-b323e30a6289.jpg

实习第一天,听到坐我旁边的同事肥达说到一个词,huà shù。这是一个我从没听过的词。我问他,huà shù?他说,对,huà shù。我问他,哪个huà shù?他说“说话”的“话”,“术语”的术。我不知道这个词儿是什么意思,第一反应觉得应该可以解释为“说话的艺术”,我问他“话术是什么意思”。他大概解释了云云,总之来讲,就是文案方面讲话的技术。

这几天总会从同事嘴里听到一些陌生词汇,好多本来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词,都会弄成缩写,但我都会虚心求教。比如,BS,指的是brainstorming头脑风暴(这个也要缩写我也是醉了);KOLs,Key Opinion Leaders(关键意见领袖);早新,早晨的(公众平台)更新……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这一行,遇到这些行业惯话,不了解是正常的,不懂就问,弄明白且别忘记,而且要会用就是了——我这样“慰藉”自己。

7fb94615-88cf-4d72-8d01-76d28a2708c4.jpg 931dd73f-6726-4db5-8d09-db6ae606ddf8.jpg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