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宠爱》有感

今天去电影院看了《宠爱》。这是我在电影院看的第一部宠物题材的影片。(好几年前芒果台快乐家族出了一部电影叫《快乐回家》我也去电影院看了,但严格意义上不算是宠物片我觉得)。

去影院看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本来就喜欢狗子的我在最近一年我越加喜爱了。我刷抖音,给我推荐的都是金毛、哈士奇、杜兵、拉布拉多的视频,搞笑的、温馨的,学说话的、吃播的,看得我可眼馋了,真的很想养一只。但我对自己有清楚的认知,那就是没时间,而且目前收入还不能够很好的养一条大型犬,所以只能看视频解解馋。

好朋友小龙在去年就养了一只金毛,是个女孩子,他取名“昭财”,据说血统纯正。去他家第一次见到昭财,我就喜欢的不行,我跪在地上或事匐在地上和它玩耍,因为我一直觉得如果我养狗,我一定要成为狗狗的好朋友,挚友,而不是纯粹的狗主和狗的关系。我觉得昭财也喜欢我,因为它会主动趴在我怀里让我撸。

所以这部电影我不太在意剧情(虽然剧情一般),但是有宠物的故事总是充满温馨,这就够了。虽然目前对我来说,养狗是一种期待,但等到时机成熟,我一定要养一只!拉布拉多还是金毛呢?慢慢考虑吧。

Continue Reading

和朋友聊天后的一点感触

周末和朋友在Atlas小酌了几杯。其中一位朋友是字节跳动某业务线的产品总监,同时也是火箭少女101成员“小彩虹”徐梦洁的忠实粉丝——应该算是铁粉,各种花钱的那种,是粉丝会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从产品总监到偶像铁粉,也正是因为这种身份的“萌差”,让我对这位朋友很感兴趣。三杯两盏之间,他喝的有些开心,便跟我吐露了很多“酒话”。他的酒话让我开始思考很多问题。

当他聊起自己工作的时候,他自然带着一种气场和自信,他说自己是一个敢跟老板叫板的人,说自己是一个工作机器,他跟我讲他未来的规划是什么,他是如何走到今天的位置。他字里行间的自信让我羡慕,我没有心生厌恶,是真实的羡慕。在一个喜欢自由散漫的人眼里,这种严格管理、思路清晰、极其理性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是非常向往和令人钦佩的。

但他说着说着,我隐约听到哭腔。在自信的自我陈述后,他坦白了自己的孤独,时刻出现的不安全感和焦虑,甚至自卑。他说自己除了工作,没有别的了,之所以那么喜欢追星,几乎参加了徐梦洁的每一场线下活动,是因为那是除了工作之外唯一的寄托。

似乎每个人都有会有一定程度的不安全感和自卑,原因很多,可能是原生家庭的影响,可能是受到身边人的打击等等,因为成长,我们都在把自己的外表和能力塑造的强大坚韧,但越是外表坚韧,内心会越加脆弱和不堪一击。

我们推心置腹,似乎都羡慕对方拥有的东西。这太正常不过了,谁都想要自己没有的东西。

就是一些感触吧。

Continue Reading

做饭了

在朋友胡大帅的“怂恿”下,我最近开始频繁的下厨,体会到了自己做饭的快乐。

快乐源自两点。第一点是自己做饭是真的省钱。原先每天午饭晚饭都叫外卖,下午如果有一顿加餐,每天的伙食费加起来需要120块起,有时候甚至能到200块,其中外卖的配送费就是很大一笔没用的支出。而现在自己做饭,购买一次食材平均花20块左右,而且我会放很多肉,做一次能分两到三顿吃。虽然每次制作一道菜,但也算营养均衡吧,干干净净的,怎么也比外卖的干净卫生。

第二点的快乐源自于成就感。原先我只会做西红柿炒鸡蛋,现在我会做一些简单的“料理”。上上周我学会了做青椒肉丝,第一次会做带肉的菜我大呼过瘾,连做了三天!胡大帅推荐我下载了“下厨房APP”,我照着APP还有一些做饭教学的抖音账号,在之后的一周自己做了肉末蒜苔、肉末豆角、炒合菜、番茄泡饭。我觉得自己牛的不行。

一开始的青椒肉丝就是胡大帅教我的,“你就买个青椒,买点里脊肉,切成丝儿,油别烧太热放肉,不然粘锅,炒变色之后你放蒜瓣儿,然后加点生抽老抽,老抽一定少放上色就行,炒巴炒巴放青椒就好了!”

在他看来做菜简单的要死。有一次跟他视频,他正在吃晚饭,视频里我看到他做的辣椒炒鸡肉,把我馋的不行,便立刻求教。他扔给我一条抖音视频,我决定挑战自己,第二天我就照着视频做了,吃的时候还给他发视频,炫耀了一番。

但在我看来做菜很难。难在准备食材,难在掌握火候,难在掌握咸淡……但这几次做菜后我发现,对食材、调料、火候的拿捏,出锅前口味、成色的未知,都是做菜的乐趣所在。

Continue Reading

大累

11月26日到12月1日在广州出差,从28号开始基本每天只能睡4、5个小时,白天精神紧绷全情投入工作,这样连轴转了几天,回来后就吃不消了。

我好像从来没有过因为工作劳累而导致这么久的后遗症——从回来后到今天,差不多5天了,我还没缓过劲儿来,每天特别困,之前入睡困难,现在倒头就睡,和我一起出差的几个同事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而且乏累致使我这几天都没有健身。我放弃了保持肌肉的健身计划,劝自己还是好好休息,等养精蓄锐精力恢复过来后再恢复健身。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能抗能打的人,但第一次这般劳累的工作,是第一次。

Continue Reading

阿文

这次去广州出差,我们认识了阿文。

阿文是活动公司请来的兼职人员的管理,我和同事祉彤都笑称他是“包工头”。他是土生土长的广州本地人,操着一口一听就是广东人的普通话,戴着黑框眼镜,瘦瘦的,攀谈之中了解到他是91年的,比我大一岁。第一次跟他遇见是在广州的办公楼里,他交代手下的兼职把物料运送至活动会场。我和他在活体里遇见,便攀谈起来。他非常客气,有礼貌,走路会示意我小心看路,言谈举止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象。11月30日凌晨近两点,在广州塔,我们的活动快要结束,因为走了太多的路,皮鞋又很硬,我脚已经疼到不行,坐在椅子上休息的时候又与他聊起天来。我们聊了关于广东美食,聊了什么才是好喝的汤,聊了为什么广东人爱喝汤,最后还聊了广东粤语和香港粤语的区别。想要开启一段“省际攀谈”,以美食为切入点非常合适。第二天的活动现场非常忙碌,一上午我们都没有见到阿文,直到下午他才脱开身来到我们负责的活动区域看看。我们的活动区域有一个娃娃机,里面放了塞有奖券的球球,来参观的人都可以通过领取游戏币玩娃娃机。阿文来到娃娃机前,我给了他两个游戏币,他抓上来了两个奖品,但又都放了回去,因为他知道作为工作人员是不能随便拿奖品的。我跑到后台,和祉彤商量,要不要把最大的奖项送给他,我们一拍即合。我和祉彤都很喜欢阿文,因为他的礼貌,虽然是兼职但工作很努力负责。趁阿文不在,我们把大奖的奖券放进球里,然后打开娃娃机,把球放在了最上面最好抓的位置。“阿文!快来!”我和祉彤呼唤他,他跑来后,我和祉彤鬼使神差地送给他一个游戏币。这算是我出差那几天最开心的一件事情了,我真的觉得善良、礼貌、努力的人应该有好报,来自老天的好报,来自身边人的好报。希望他能开心。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