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之前

这两周在地铁站看到许多拉着行李箱的学生模样,想到三年前还在上学的自己,这会儿应该已经完成期末考试,迫不及待飞回家了。

因为我租住的房子就在母校门口,所以这种“寒假迁徙”的落寞感格外明显。我上个月换了个健身房,就在学校里,这几天晚上馆里也不那么拥挤了,更别提街道和周边的711了。

公司今年春节放假路数和去年一样,从19号大年二十五开始放,多放的这五天要在春节后的五个周六补回来。这样也挺好,能多回家待几天。我还多请了几天假,这次回家要好好吃吃家里的饭,好好休息下,新的一年还要有新的奋斗呀!

过年前后回乌鲁木齐的机票贼贵,在北京的老乡们只能曲线救国,从周边的城市飞回便宜一些。北京直飞乌鲁木齐要近2000,从郑州走最便宜,890块钱才,但是从北京去郑州的动车和住宿一晚,加起来也不怎么划算。最后我决定从天津走,加上动车票一千二百多。返京的机票我还没敢看,怕气晕。

周末的时候我思考想做点什么新菜,要简单易做的新菜,突然想到咖喱饭,就去超市买了咖喱块,在蔬菜店买了洋葱、土豆、胡萝卜和鸡胸肉,照着APP上做。我把咖喱块扔进锅里,锅里的食材和汤汁慢慢变的浓稠,咖喱味四溢,尝了一小口:真的是咖喱味耶!那会儿老有成就感了。新菜解锁成功。

Continue Reading

我看2015春晚

最近几年都没完整看完春晚,主要是年夜饭就摆在电视机前,大家聊天,也没法儿专心看。这两天看了重播,算是七拼八凑地看完了。给我的总体感觉就是:

马屁声声除旧岁,春晚让我心好累。

为什么心累?今年春晚就是一次社会主义核心价值面面观,一次习大大功劳簿的普天同阅,简直就是去年考研政治时政内容的大回顾。这些东西本来我不抗拒,但是这大年三十儿晚上让人看这些东西实在觉得拧巴。我唯一喜爱的节目,也是之后我还在网上专门搜视频看了好几遍的节目是贾玲、沙溢、李菁、瞿颖的小品《喜乐街》,贾玲可爱,大家轻松幽默,没有说教,没有讲大道理,可能也是大部分年轻人喜欢接受的节目。可能是我笑点低,那段“女神和女汉子”让我当场捧腹大笑。开心麻花的小品《投其所好》一些包袱挺有意思的,但主题还是离不开全年大热的“反腐”,不禁叫我反感了一下下。我耳朵尖,眼睛叼,谁真唱谁假唱我一闻就能闻出来,前几年春晚大呼小叫要杜绝假唱,我看也就闹腾了那一年,今年假唱的仍不少,但真唱的让人惊喜:筷子兄弟和凤凰传奇真唱就让我当场肃然起敬。“四大美女”和“四小鲜肉”的节目在最后几次联排被删去了,我不理解为什么要删,觉得比目前已经播出的一些无聊节目强。

今天再看赵丽蓉、宋丹丹的小品我仍然会笑出眼泪,还有高秀敏、范伟、赵本山的铁三角,蔡明和郭达这对儿欢喜冤家,他们的小品在我心里一直是经典。因为我总觉得那会儿的小品和现在的小品从根儿上就不是一个水平:那会儿的小品是智慧的幽默,是大方的调侃,有雅有俗但俗却无伤大雅,让人“啊哈哈哈哈哈哈哈ta怎么这么好玩儿说的太好了”;而如今的小品是各种装疯卖傻,是让人同情甚至心生厌恶的俗气,只让人“哈哈哈哈哈哈你看这傻逼的脸一抽一抽的啊哈哈哈哈”。所以我在电视翻台的时候,只要看到有节目在播十年前的小品,就会停下来把它看完。

是中国人不懂幽默?也不是啊。看春晚的时候瞄一眼微博,大家的吐槽竟比电视上还要好笑百倍,咱民间的幽默智慧绝对不熟十年前的小品编剧。那就是这个时代的春晚的舞台已经不适合给你幽默?可能吧。人家领导要用小品给人上大课,所以那些非主流的小品选不上,艺术家们也只能“投其所好”,好端端的幽默也就偏了门儿。

无所谓了,笑点天天都有,干嘛非得指望在春晚的小品上。

Continue Reading

写在马年最后

昨天早晨我妈上班前帮我敷中药面膜的时候,广播(我们家有早晨上班上学前听广播的习惯)里说:今天是农历腊月二十九……我没反应过来,“二十九?!明天就是三十儿了吗?”我妈说是的。

这年味儿怎么越来越淡了呢?上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早就盼着过年了,多年前的几个星期都是数着过的。当然,有可能是这几天忙的”大事儿“比较多,把”年“给忘了。

这个马年是忍辱负重的一年,是为人生转折铺路的一年。这一年过得平淡,而站在年关回望却有颇多感受。捋一捋时间轴,大致也就是这样:

2月底,我查询到了自己的考研初试成绩,368分,比13年分数线低一分,打电话给招办,告诉我录取无望,可我仍于3月初飞回学校,备战复试;

3月底,分数线出炉,370分,我已两分之差落榜,没能进入复试,此时调剂已晚,也没有打算调剂,决定二战,在此之后,先准备我的本科毕业论文;

4月底,戍哥引荐我去他所在的法国专业运动超市迪卡侬青岛丹山店,我成为一名校园兼职”销售助理“;

6月中旬,毕业答辩结束,我毕业啦!

6月底,我随父母去福建探亲一个多月,之后回乌鲁木齐休息了一个星期,于8月8日返回青岛,准备二战。

在这之后,是长达4个多月的与历练,我回到了那个熟悉的考研自习室,捧起去年用过的书本,我不服,我不信考不上!

12月27、28日,我在青岛参加了2015年的全国硕士研究生统一招生考试;

1月8日,我回到家,于月底开始在驾校练习驾考科目二;

2月12日,腊月二十四,北京地区考研成绩网上查询通道开通,我在第一时间查到了成绩:405分!那一瞬我跳了起来,再定睛一看,确实是这个分数,没有看错,我跑去用家里座机给爸妈告诉这一喜讯,中途喜极而泣……

2月13日,腊月二十五,我参加了科目二考试,轮到我考试的时候,已经下起了小雪,考场上黄线已经依稀看不见,幸运加实力:我一次通过!惊险的是,我成了当天最后一个能参加考试的考生,因为我刚考完,小雪就变成了西北风加鹅毛大雪,在我之后的考生全部考试延期……

这就是我的马年了,就是我的2014之所有。这一年,我的朋友们已经开始工作,有的继续求学深造。这一年,我觉得我的人生阅历没有增长,但为了2015做足了准备,蓄势待发。羊年我已经23岁,我给自己定了如下目标:

1、顺利通过4月的考研复试,成功录取并选到心仪的导师;

2、锻炼身体,变得强壮,穿衣更好看;

3、拿到驾照,成为一名合格的驾驶人;

4、读50本书(不含教科书);

5、还有很多小目标,边走边瞧。

现在呢,就好好过年吧!把不好的东西留在马年,然后加油羊年!!

IMG_8759.JPG

Continue Reading

年味儿

年是过完了。对于到目前还一直有寒假可以过的我来说,过了正月十五才算把年过完。

小时候过年是享受,因为什么都不用操心啊,有花炮可以放,有宋丹丹高秀敏的小品可以看,有压岁钱可以毫无顾虑地拿,虽然有寒假作业困扰,但过年仍然是一年里最值得期盼的日子了。爷爷家院子中间有一片不大的菜地,冬天里面堆满了雪。每个大年初一晚上,小伙伴们就在这片地里开“春晚”——很简单,我负责“舞台设计”,也就是用铁锨挖出一块场地,还是有主舞台和次舞台还有通道的那种,地上堆满零食,翻出爷爷家所有蜡烛点燃插在雪地里,每个小伙伴准备一个节目,唱啊跳啊吃啊,然后在舞台中间放烟花,叫大人们一起来看。

越长大,过年也渐渐变得平淡,好像春节只是一个节,但对春节的期盼好像是我骨子里的一部分,我依然期盼一桌子的年夜饭,依然享受和家人们在一起,依然喜欢看春晚——但我不爱放炮了,不知是从哪年开始,突然就不爱放炮了,今年我家什么花炮也没买,爷爷家也没人从来成箱的花炮了。小时候放花炮,炮越大越兴奋,现在看那些大花炮简直就像看到个炸药包。我家大年初一有一个习俗,那就是全家人要按照辈分从小到大给爷爷奶奶磕头,磕九个头,然后再给二老说些话,爷爷奶奶就给红包,无论老小,都给,很有意思,像个节目。今年我磕完头对爷爷奶奶说,我已经长大了,你瞧,姐姐已经工作了,我是家里第二大的孩子,马上也要本科毕业了,自己也有这个能力分担家里的一些事情了,所以以后如果二老有什么需要做的,不一定只麻烦这些大人,也可以给我说。说完感觉即自豪又尴尬。每年等到所有人磕完头,爷爷都会乐哈哈地说明年我们大家会更好,到时候就给更多的钱。爷爷家现在住的房子是很老旧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搭建的平房,现在在我眼里是个危房,房顶还是槽型板搭的,以至于每次在青岛听闻乌市地震,都担心地先给这二老家里打去看看有没有事;房子还很小,用家里人话说,坐没坐的地方,站没站的地方,每次过年在爷爷家过,家里人多,聚在一起就更显得拥挤了,闹心,但温馨。爷爷是艺术家,他说他喜欢住在这里,过田园隐居的生活,但儿女们劝他买好点的房子,也能更好地照顾他们。爷爷看上了离我家和舅舅家很进的小二楼,一百多万的房子也是让他开始努力卖画。这年年夜饭饭桌上,尽快搬进新居是二老和我们的新年愿望。

看电视新闻,过年回家成了槽点。有逼婚的,有相亲的,有给压岁钱压力大的,有谈工作伤面子的……我一想,这不就是未来我要面对的吗。再过几年,春节对我来说就变成了一个七天长的假期,我不再是收红包说谢谢的,而变成了包红包说不客气祝你学习进步的;我不再是坐在桌前等大人们端上年夜饭的,而变成了在灶台前努力将锅里的菜翻炒成烹饪书上样式的;我不再是在电视机前等着看魔术穿帮的,而是伴随着鞭炮声给老板同事发拜年短信的……想到这里我叹了口气,如果我早知道年味在童年才富足,在什么都理所应当的年纪才珍贵,我想我会更加珍惜春节吧。

20140215-025545.jpg 20140215-025555.jpg

Continue Reading

一年又一年

每年的大年初一中午,我和爸妈都要去位于幸福路的体育公园,在同一个长椅旁照相,这是惯例,也成了传统。这样的传统已经延续了八年。对比着看,我们的变化,都很直观地展现在了照片里,不变的是那只长椅和皑皑白雪,还有爱。今年去了公园,发现那只长椅不见了,原先的地方光线、角度等都刚刚好,也是惋惜,爸爸便重新在附近找了一个新根据地,但怎样都不如原来满意。担任摄影的都是爸爸,我和妈妈的独照和合照都是他拍的,爸爸的独照是则由我负责,而全家的合影则交由相机的定时连拍功能完成。咔嚓,咔嚓,咔嚓,笑容就定格了,但逝去的岁月永远也定格不了。

改日发成品照片。

20140202-005012.jpg

20140202-005036.jpg

20140202-005043.jpg

20140202-005025.jpg

20140202-012739.jpg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