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点自怨自艾

今天的乌鲁木齐真是凉快呀,穿新买的长袖衬衣也不会被别人质问“你不热吗”。

今天和方佳和建建同学见面,见面后决定去唱歌,却因为今天是肉孜节(被算作特殊节假日之一)无法使用团购券。刚巧方佳的闺蜜袁博同学有甲KTV会员卡,我们就去他家楼下取卡,也因此三人行意外地变成了四人行。在去往甲KTV的路上,碰到了付博!他刚巧有乙KTV的会员卡,四人行就变成了五人行……

晚上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正戴着耳机听音乐,身边路过一堆父女。那位父亲收拾的不是很干净,一点点落魄的样子,女孩也大概是十一二岁的样子,背着书包。擦肩的时候,我感觉他们想要叫住我,却没敢叫。我摘下耳机,转身询问“怎么了”,以为他们是要问路,结果那位父亲用客气带着抱歉的口气说她女儿需要两块钱坐车可他们身上都没有钱,希望我能给他们两块钱。我当即就觉得是骗钱的,本能地回答了“不好意思,我身上也没钱”,却也带着歉疚的口气。那位父亲又说“麻烦你了,就两块钱”,我说我真的没有。

离开后,我开始回想刚才那一幕。对那对父女的大致观察,以及他们讲话的方式和表情来看,还真不像是那些街头装可怜骗钱的。或许,那位父亲真的是身无分文,连坐一趟公交车的钱都没有,可他的女儿需要坐车去找妈妈或者家人什么的,或者要去什么重要的地方,无奈之下,也只好放下自尊,暂弃在女儿面前的威严,去想路人借这两元钱。如果这么想,我为什么不给他们两元钱呢?

记得半个月前在南昌玩的时候,半夜在路边被一男子叫住,问我和同伴要五元钱,说是给小孩子饿得不行了,给他买东西吃,然后指了指坐在路边的怀里抱着熟睡男孩的女子,男孩的模样五岁左右。当时我在犹豫,而我的同伴拽着我往前走,没有理会他们。我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安,走过半条街后才回头看看那一家三口还在不在。不过当时的不安和今天的不安是两回事,当时我就在想“妈的幸亏不是全能教的”。

你可能会喜欢我的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