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罩日记5——第一个14天

今天是元宵节,是我2017年毕业上班以来第一个在家过的元宵节。

“第一个14天过去了!”网络上大家讨论着。14天是NCP新冠病毒的最长潜伏期,从1月23日武汉封城到2月6日刚好是一个14天,全民隔离的目的就是在最长潜伏期里把感染者筛出来。(今天中午看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国家把这个病毒引起的肺炎正式命名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简称“新冠肺炎”,英文名为“Novel Coronavirus Pneumonia”。)

对于武汉之外的老百姓来说,在家宅两个星期已经很难熬,更别提风暴中心的武汉了。现在已经进入了第二个14天,抗疫战斗尚不知何时平息……

昨天公司发了邮件,延长了远程办公的时间,从10号延到了15号。这意味着如果11号我返京的航班不被取消的话,我在北京还要在家办公3天。

今天的天气非常好,有点小风,倒有点早春的感觉。下午和妈妈下楼在小区里遛弯,风从口罩边隙钻进来,风的味道很舒适,真想脱下口罩大口呼吸,但还是没敢脱下口罩。虽然当时小区院子里只有我和妈妈还有两个居民在走路锻炼,但还是不敢摘口罩——毕竟敌人在暗处。

乌鲁木齐所有小区封闭,照片里是我们小区一位居民隔着小区大门和门口超市老板“交易”。妈妈今天也买了一些水果。
小区的门禁按钮被物业简易地“隔离”了,为了不让大家出去。
小区大门的升降栏杆自动识别车牌的摄像头被报纸包裹起来,进出小区的车都无法通过。

这些措施我们都很能理解,尽力配合。但我不理解的是,在这么严格的措施下,新疆的确诊病例还是以每天3例的速度增长着。看不到希望的感觉。

你可能会喜欢我的其他文章

4条评论

  1. 当“第二个14天”开始的时候我也同样觉得,也许这会成为一种常态吧?大家都带着口罩生活,彼此距离1米起步,也许消毒水和口罩都需要计划供应?

  2. 我们小区也差不多了。还好能让车辆出入只是要佩戴出入通行证。
    老任和小孩都不给出入小区了。
    小区每天都能有消毒水撒,每天出门都闻到楼道里非常浓的消毒水气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