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观的病秧子

说我现在是病秧子,一点也不为过,一年到头怎么也得病一次,小到发烧,大到扁桃体肿到疼的睡不着觉,这情况在上大学之前是没有出现过的。这两天先是感冒,然后嗓子就发炎了,接着扁桃体肿了,不过不是很严重,吃了好些药,睡了好些觉,恢复的也挺快,昨天病刚刚好,没耽误上课。由于每年规律地生一次病,我对疾病逐渐变得悲观起来,生病的第一天我就会想妈呀生病了怎么办,第二天我就会想天哪这第二天了病怎么还不好是不是好不了了莫非是cancer什么的?!第三天就好转起来,我就会很开心,从少言寡语内心唉声叹气变得活蹦乱跳。至于这次生病的原因,尚不清楚,最近吃得好,穿的暖,每周健身,生活规律。现在想想,大概是最近压力太大了,又接收到了太多的负能量,所以我需要发发烧,咳咳嗽,吃吃药,排解一下心理毒素。对于这种生病理由,我是很乐意接受的。

早晨和阳仔去西湖食堂吃早餐, 又被打饭的女生搞笑到了。这学期食堂的打饭师傅大部分还是老面孔,但有三位新来的姑娘,让我印象很深刻。她们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特别活泼,特别搞喜!(注意语气)可能是因为以前打饭的师傅脾气都太崛了,还凶的不行,搞的学生要打的饭是从他嘴里抢的似的。这三位女生很有意思,比如今天早晨,阳仔要了一份豆腐脑,女生A第一次帮人打豆腐脑,她拿着大勺笨拙从锅里舀豆腐脑,一脸嫌弃的表情,说“我的天,这太恶心了~”特别搞喜!比如有一天我在她们那里打米饭,因为胃口一般,我说我要半份米饭,女生B表情夸张,诧异地问“多少米饭?”我重复半碗,她边盛饭边瞪着我用天真的口气说“你吃这么少,是要减肥吗?”特别搞喜!还有很多有意思的对话,我想不起来了。她们给我们打的菜也比别人多,一直都微笑,我说谢谢,她们也会回道不客气。因为她们,我对学校食堂的印象改观了很多很多。

前天晚上做梦,梦见我参加一啤酒节,具体哪个城市记不清了,陌生的地方,我走进一家酒吧,坐在吧台喝完了两瓶啤酒,付了帐,就走了,大概走了两条街,发现钱包不见了,想想可能是落在了吧台,就回去找,发现地上怎么一个钱包,没人捡,我一看不是我的,就继续走,越走地上的钱包就越多,但都不是我的,然后梦就结束了。昨晚,我梦见我把餐刀扎进了一名法国男性好友的喉咙,死了,餐厅里没人发现,没人报警,我就跑啊跑,跑回家,问躺在床上的母亲我该怎么办,我慌极了,我要坐牢了,我要逃命了,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然后就惊醒了,心跳的厉害。

你可能会喜欢我的其他文章

3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