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累

11月26日到12月1日在广州出差,从28号开始基本每天只能睡4、5个小时,白天精神紧绷全情投入工作,这样连轴转了几天,回来后就吃不消了。

我好像从来没有过因为工作劳累而导致这么久的后遗症——从回来后到今天,差不多5天了,我还没缓过劲儿来,每天特别困,之前入睡困难,现在倒头就睡,和我一起出差的几个同事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而且乏累致使我这几天都没有健身。我放弃了保持肌肉的健身计划,劝自己还是好好休息,等养精蓄锐精力恢复过来后再恢复健身。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能抗能打的人,但第一次这般劳累的工作,是第一次。

Continue Reading

老妈来看我

老妈休假,来北京看我。她之前想玩个小悬念,打电话跟我说“儿砸~想吃啥?我有同事要去北京,给你带过去。”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不想吃啥,这儿都有,想吃的也不好带,不用麻烦——但是转念一想,感觉蹊跷,就问她“我咋觉得是你自己要来北京呢?”老妈即刻就破功了,哈哈大笑,还是没有瞒住,坦白六月底借出差机会来北京看我,我挺高兴。

我决定请年假陪她。老妈落地北京的那天,刚好是立夏,刚好是北京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她是随团来的,我们只能插空见面。见面之后就从大巴车里拎出来一个大箱子,里面是4份凉面、一个大羊腿、两包孜然、一包辣椒面和一堆点心,全部装在跑破保温箱里,里面有两瓶冻成冰块的矿泉水保温。我没让她带,就是嫌她舟车劳顿带着些太麻烦,但她还是带了。第二天老妈来到我租住的房间,就用带来的羊腿简单做了几个菜,嗯,还是妈妈的味道,凉面和点心,也还是家乡的味道。

 

 

后来老妈请了假离开团队,在一起的时间就更多了。我租了共享汽车,带着她去吃了我在北京最爱吃的几家馆子,去了我最爱去的商场逛街,一起去清华看了毕业展,陪他们团队去了天坛拍了美美的照片。老妈在北京的几天很快就过去了,这几天里,我想把我在北京看见遇见的美好都分享给她,这是我陪伴她的方式。

送她去机场之前,我问她下次啥时候还来,她说等年底退休,咱一起去其他地方耍。

Continue Reading

我是来自八楼的烦人精

华丽大厦一共有13层,其中一大半都是奥美的办公室。奥美公关、西岸奥美、奥美世纪、奥美红坊……每个楼层分布着奥美的不同品牌部门(或者说子公司)和职能部门。我在8楼,是奥美公关,我的实习工作会与不同部门打交道,主要是同在本层的财务部、人事部和12楼的西岸奥美。

我们每个人配有门禁卡,据我实验,我的卡能刷开本层所有门,但是12楼西岸奥美的大门就刷不开了。我的leader致用告诉我,“不同的公司,门卡怎么能一样呢”。

我去12楼的西岸,一般就是帮致用交一些材料、签字、填表,进不去的话,在门口等等,有人进门我跟着一起进去,出来的话就只能麻烦坐在离门近的人帮忙把门刷开了。

第一次去12楼就是找Louis签字啦,到了大门口,发现怎么也刷不开大门,只好在门口顾盼生姿。里面的一位女同事看到了,就起来帮我开门。奥美的美女很多,她就是其中一个。她的工位离门有一些距离,起身走过来开门可不是顺手的事儿,这让我非常不好意思。我说我找Louis,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找到了Louis签了字,道了谢,回头发现:我又出不去了,只好再次求助那位女同事。我很客气,连忙说“不好意思”,生怕打扰到她的工作,但她并不介意,热情帮我开门。

第二天,又有材料要交给12楼的Cherry,同样还是求助了那位女同事开门。后来我问致用,有什么办法可以自由进出,致用说没办法,只能麻烦坐在门口的同学,“他们就这命,认命吧!”哈哈哈哈。后来得知,这个同事叫Luna,是Louis的秘书,难怪她的工位离Louis很近。

03eb1103-b1c7-4edf-b68b-aa517ac6bacf.jpg

Continue Reading

马大哈要自我救赎

工作内容很细碎,我这个糙汉(啊哈哈哈哈)出了不少错。出错归出错,自己也要想办法进步。
比如修订leader的文案。leader发来一篇稿子检查错字和语病,有的话术或品牌称谓需要确立一致性,这就需要细致通读。一开始检查完交给leader,还被leader纠出了错字和语病,很是尴尬。之后我检查得更仔细了,从检查一遍增加到两遍,被leader挑战的次数也就减少了。笨办法。
比如自己写文案。leader告诉我了要求,我就开始自信满满地写,写完就交给leader,结果被挑战:逻辑上有问题,而且有错字和语句不通顺的地方。之后我就学乖了,写完自己好好斟酌下,仔细检查完再交给leader。
比如准备报销材料。报销要在公司的网站上填写报销申请单,要把所有能报销的项目按照明细列出来。前几天跟leader学完后,自己做了一次,交给leader,今天自己重新检查还是发现了问题:有一项申报金额跟发票实际金额对不上,发票上明明是725元,申请里怎么就变成了323元?仔细一看,发票日期是3月23,我错把日期填写成了金额。罪过,罪过,内心抽自己一耳光。
比如帮leader准备各种材料,准备完还要交给不同部门的人签字盖章。这些人分散在大楼里的不同楼层,Cherry、Alice、Louis、Dora……有时候粗心大意,或者隔得时间太长,忘记了要找的人在哪层,还会忘记把材料交给了谁,真的太尴尬了。今天哦,还把要交给A的材料给了B,把B给了A,心里把自己打了两耳光,赶忙回到工位,摊开笔记本,拿笔画了个“楼层示意图”,把大家都装在相应的楼层里,旁边注明找他们都办哪些事项、需要带齐哪些材料。
今天上班,找致用(我的leader)给我具体讲了开发票和报销的所有流程,期间哪个环节需要用到什么材料,还问了他为什么要开发票等等……明白了这些基本问题,对流程了熟于心,自然就不会出现什么纰漏了吧。(I hope so)

2caee5e2-2bc6-4292-9fb6-af9dc34acc4b.jpg

Continue Reading

可以说是很菜鸟了

5348be55-46d6-4ab9-b5ab-b323e30a6289.jpg

实习第一天,听到坐我旁边的同事肥达说到一个词,huà shù。这是一个我从没听过的词。我问他,huà shù?他说,对,huà shù。我问他,哪个huà shù?他说“说话”的“话”,“术语”的术。我不知道这个词儿是什么意思,第一反应觉得应该可以解释为“说话的艺术”,我问他“话术是什么意思”。他大概解释了云云,总之来讲,就是文案方面讲话的技术。

这几天总会从同事嘴里听到一些陌生词汇,好多本来知道是什么意思的词,都会弄成缩写,但我都会虚心求教。比如,BS,指的是brainstorming头脑风暴(这个也要缩写我也是醉了);KOLs,Key Opinion Leaders(关键意见领袖);早新,早晨的(公众平台)更新……这是我第一次接触这一行,遇到这些行业惯话,不了解是正常的,不懂就问,弄明白且别忘记,而且要会用就是了——我这样“慰藉”自己。

7fb94615-88cf-4d72-8d01-76d28a2708c4.jpg 931dd73f-6726-4db5-8d09-db6ae606ddf8.jpg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