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开学

下飞机后我已经疲惫不堪,脖颈都是僵硬的。本来下午五点就可以到青岛的,因为延误,等到了学校已是晚上九点了。

回到宿舍只有老杨在,其他人在图书馆机房连坐CF。我和老杨开心地聊着彼此的近况,聊聊系里的考研情况,他拿出了从宿舍众虎口中存下来的花生给我吃,我掏出了给他们带的大无花果和香巴拉牛肉干。超尴尬的是,后来大家在吃无花果的时候都吃出了活虫子,而且那天自飞机上吃过午饭后就再没吃东西,饿得不行,他们就好心地把分给戍哥的香巴拉牛肉干让给我吃了……宿舍变得更加杂乱了,比走的时候还要杂乱,如果评选本楼最乱宿舍还有奖的话,我绝对带大家第一个报名并且超有自信拿冠军。我找自己的拖鞋找了5分钟,找牙杯找了5分钟,找洗衣液找了5分钟……由于坐了一天飞机,累垮,而且宿舍实在太冷,所以在搭晾好用洗衣机洗完的旧床单和枕巾,灌了个热水袋后,我躺倒就睡着了,据室友报告,还打了很大声的呼噜。

这学期没有课了。没有课就意味着,生活需要好好计划,计划需按计划施行,而后者对我来说要比前者难做到些。时差倒的很自然流畅,第二天早晨我8点多就自然醒了,洗漱后我背上了一会儿要用的书出了门。食堂这会儿已经没饭,我就买了杯南瓜小米粥,边走边打量这座熟悉的校园,狂吸青岛冬末初春的味道。回到青岛有些兴奋,也有些紧张:兴奋在这学期有补考、英语专八、考研复试和毕业论文等诸多挑战,紧张在补考能不能过、专八能不能过、能不能进复试和毕业论文到底什么时候能下笔……我这段日子要做的事情也就是这个顺序了。上学期因为复习考研,没有理会期末考试(借口么么哒),结果一次挂了三科!大学生涯只挂过两次,一次是大一下学期的语法,一次是大三下学期的法语……中午去办公室找老师,猫着腰求老师给我划补考重点,羞得不行。结果法语老师还是那么有亲和力,直接把翻译题的句子用马克笔给我在书里浓墨重彩地勾了出来,并告诉我作文题目是“我的大学生活”……我的大学生活有了这位法语老师真是幸运……其余两门,一门是我的头痛科目美国文学,另一门是意外挂掉的物流英语。上学期考文学的时候我就知道可能要挂掉,因为都是靠背才能答出来的题啊,比如某某作者的代表作是啥,哪部作品的男主人公叫啥女主人公叫啥,谁谁谁被称为美国的啥啥之父这类题,所以监考老师收试卷的时候我就把答卷给偷偷藏在了桌洞里以备补考复习。至于物流英语,只能照本宣科地复习了。

说补考一点正能量都没有,枉了我江湖中“正能量小王子”的称号(……)。

在路上啊,碰到一位同一考研自习室的同学,他是其它系的,挺刻苦。我老远就看到他在微笑,他问我考怎么样啊,我说考的一般,并告诉了他分数和能参加复试的可能性。我又问他考得如何,他笑呵呵地说考砸了,砸在了专业课上,总分没上国家线。我问他现在什么打算,他说“再看吧,打算再战一年,你说都复习成这样儿了,放弃了怪可惜的”。我迅速收回了刚才强挤出的同情面容,因为我知道他不需要任何形式的同情。备战考研的时候,我从来没见他笑过。

又回到熟悉的第三教学楼了。上学期期末的时候,导员就已告知我们:因为我们这学期没有课了,所以我们的教室将要被收走,腾给系里下几届教室不好的班级使用。这就意味着我们没了固定教室,沦为和其它系一样的流浪汉。而在寒假快要结束的时候,导员用短信告知我们,他为我们毕业生申请了俩教室供准备复试和写论文,也是感动,但我在那间教室待了一天后就感动不出来了,实在太冷了,关键是冬天没有空调。这教室就是因为冬天没空调,学弟学妹才搬去我们原来舒适温暖的教室的。在这间教室我见到了好些熟悉的面孔,他们都是同专业其他班一起准备考研的同学,彼此认识,再次见到他们倍感亲切。这时的他们正在为专八做准备。

在三教大门门口又碰见了一熟悉的面孔,第一反应是“哎这不是我那宿管大爷吗”。他也看到了我,我俩相视而笑。

“大爷好!哎您来三教了啊?”

“啊我现在在这儿了。你在这儿上课呀?”

“怪巧的!我就在这栋楼里上课,以后咱又天天见了!”

“哈哈!有空过来玩儿啊!”

“好,走了大爷!”

路上啊,我就想起之前在宿舍偷电被这位大爷抓到的尴尬情景。我们那栋宿舍楼都是大一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宿舍是咱大四的。偷电被他抓到好多次,要换其他大爷,我们早就被罚款挨处分了,但每次他都能放过我们。

可能因为我们快毕业了吧。

你可能会喜欢我的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