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

这是我上大学以来第六次离家返校了。显然没有以前悲痛,但还是有点难受。这么多次磨炼,我还是有一个毛病未改,那就是我不到最后一刻不收拾行李。明早十一点的飞机,我头天夜里一点多才开始收拾,老妈都看不下去帮我收拾了,不过我也确实没多少复杂的东西,只有衣服、电脑和书。

放假回家的第一件事是去爷爷奶奶家,临走前我也一定是要和他二老见一面的。以前是在快走的那两天把奶奶接来我家住,这次想想还是算了,老的给小的跑腿,实在不像话,因此今天下午我去看望了二老。我是特意叫上我妈陪我去的,因为我怕舍不得走掉或者泪奔。在奶奶家呆了近四个多小时,他们依旧煮了锅羊肉汤,并把最大块的肉夹给我。临走前爷爷一直在嘱咐,要多锻炼身体,少上网少看电视,多读读庄子老子的东西,不要和俗气的东西染在一起。我抱了抱爷爷,爷爷个头和我一般高,我又俯下身子抱了抱奶奶,在奶奶的耳边对她说:“我很快就又回来了,你瞧现在都三月份了,等我考上研究生,我六月份就可以回来,而且我又了两年的寒暑假可以过来。也就俩月,我很快回来。”

我像怕失去什么似的,像想要挽留住什么根本无法挽留的东西似的。
爷爷家是平房,在我们坐上车后,爷爷仍站在他家红色铁门门口望着我们的车子远去,奶奶就藏在门后,我知道她在偷偷擦眼泪。车子是倒着驶出爷爷家门口的窄巷的,因此我坐在车里,面对着他们,倒退远去。那画面像是不断推远的镜头,不断推远,推远,最后那扇红色的铁门,和铁门后爷爷奶奶渐老的身子,就变成了一个点,消失在时间的长河中。
眼泪还是掉出了两滴。我知道我想要挽留但根本无法挽留的东西是什么。是时间。
但我不想在时间的长河中溺亡。
还有爸爸、妈妈、爷爷和奶奶。

image

(图片摄于2010年8月)

你可能会喜欢我的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