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23日 Fri 阴雨绵绵 舒服极了

早晨出门的时候,卖早点的阿姨正在收摊。我上考研政治班那几天的早饭,都是在她那里买的。我路过她,她提溜着一杯小米粥微笑地对我说:“小伙子,喝粥不?”我有些意外。我已经吃过早饭了,在学校食堂,两只鸡蛋,一碗粥,也是小米粥,今天没要咸菜。“谢谢您,我吃过啦!”我乐呵呵地喊道。“送给你,拿着吧!”阿姨那提溜着小米粥杯子的手举得更高了。
“谢谢您!您留着喝吧!”说完回头,躲进了车站里。
我对我这年锻炼的健身房没什么意见,除了他们播放的音乐。天花板喇叭里出来的全是舒缓的慢歌,慢歌就算了,有张含韵的《妈妈我爱你》,萧亚轩的《类似爱情》,张宇的《用心良苦》,阿杜的“我应该在车底不应该在车里”……好几次我手举着哑铃,心里盘算着一会儿洗完澡退置物柜钥匙的时候,一定要跟前台工作人员反应一下,把播放器里的音乐都清空,明天我带个U盘来,你们以后就放我U盘里的歌。放下哑铃,我马上放弃了这荒唐可笑的想法。
中午从健身房出来时就已经下雨了,那会儿雨不大,滴答在地砖上留不下个印子。待我到车站时,雨边噼里啪啦了起来。这是八月的第一场雨。公交车行驶的方向和积雨云移动的方向一致,所以车行至一半窗外像魔术般恢复了干燥状态。
暑假接进了尾声,虽说离开学还有近两周,但陆陆续续已经有人返校了,人明显一点点地多了起来。昨天晚上在宿舍楼附近遇见了同系的大一小学妹,她看见我乐呵呵地笑着,我看着她一脸不解,干嘛来这么早。我从没返校这么早过,都是开学的前一天才到青岛,甚至有一次在开学的第一天才到,那天早晨10点上课,我9点半赶到班里。
有人说,无损不朋友。我不是很接受这个没有逻辑的观点。如果损能让对方让彼此进步,这叫有意义的损,这是朋友间应该有的损。朋友间那叫损,别人的话就是嘴贱?别拿敢损来衡量友谊,那是衡量自尊的东西。有人就是喜欢居高临下先损一步,无非是先树立防线防止别人攻破自己的玻璃心。
我有一朋友圈子,这圈子有个微信群,大家没事儿在上面扯皮,内容都是些无关紧要。这个假期,偶尔在上面说说荤话,讲个无聊的荤梗,然后群里会陷入鬼怪的故意的沉默,平常聊个什么感觉也话不投机,我小心眼,所以就牢骚。这群里有男有女,常说话的都是女生,男生往往沉默。我想,这女人扎堆儿的地方还是远离比较好,劳心。

image

(今天中午摄于学校)

你可能会喜欢我的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