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杨的面

昨天深夜,一阵饥饿感袭来,想起前几天突发奇想买的两包“应急用”方便面,决定开灶煮面。

座上了奶锅,加了开水,点火,撕开面袋,待水煮沸。这时我看到半敞着的抽屉里躺着一包挂面,我想起了我的大学室友老杨。

大三的时候,老杨从京东买了电磁炉和锅,又在超市买了许多康师傅方便面和挂面囤积在他的衣橱里。有时他懒得下楼吃饭,就插上电磁炉烧水煮面。他喜欢把挂面和方便面放在一起煮,快收锅的时候往面上淋些香油,再撒些盐,增加风味,有时会打个鸡蛋进去,增加营养。这个时候,宿舍的门必须是紧闭且反锁着的,一是怕人发现我们使用违章用电器,二是怕这香味漫出去,诱得隔壁宿舍的好些馋鬼闻香而来。

到了大四,大家都各忙各的了。我和锋哥忙着复习考研,晚上九点半才拖着疲惫的身体饥肠辘辘地回宿舍。戍哥在迪卡侬打工,好多次忙得连饭都没时间吃就得在宿舍楼关门前赶回来。待熄灯后,老杨就从橱子里拿出锅,从厕所接上电,开始煮面,我们几个就坐在床上看着老杨煮面。香味很快就会充满整个宿舍,我们都偷偷地咽口水。老杨知道我们肯定饿了,每次就多下两包面,打两只蛋,加许多挂面。面熟了,我们都凑上去,锋哥用碗,戍哥用杯,老杨直接用锅,我来扫底。

快考研那会儿,我睡的早,还没熄灯就洗漱完躺床上了。这时他们开始煮面,我就矫情起来,变得不喜欢面的味道,因为在被窝里闻着浓郁的面香味实在难以入睡。有的时候把自己蒙在被子里等他们吃完,或者干脆蹦下床,像往常一样扫底——

想着想着,锅里的水沸了,我拿出挂面也煮了进去,又加了香油和盐,打了只鸡蛋。我自己从没这样煮过面,但味道是如此熟悉。我还拍了张照,发到了宿舍的微信群里。

你可能会喜欢我的其他文章

12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