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朋友聊天后的一点感触

周末和朋友在Atlas小酌了几杯。其中一位朋友是字节跳动某业务线的产品总监,同时也是火箭少女101成员“小彩虹”徐梦洁的忠实粉丝——应该算是铁粉,各种花钱的那种,是粉丝会里有头有脸的人物。

从产品总监到偶像铁粉,也正是因为这种身份的“萌差”,让我对这位朋友很感兴趣。三杯两盏之间,他喝的有些开心,便跟我吐露了很多“酒话”。他的酒话让我开始思考很多问题。

当他聊起自己工作的时候,他自然带着一种气场和自信,他说自己是一个敢跟老板叫板的人,说自己是一个工作机器,他跟我讲他未来的规划是什么,他是如何走到今天的位置。他字里行间的自信让我羡慕,我没有心生厌恶,是真实的羡慕。在一个喜欢自由散漫的人眼里,这种严格管理、思路清晰、极其理性的生活和工作状态,是非常向往和令人钦佩的。

但他说着说着,我隐约听到哭腔。在自信的自我陈述后,他坦白了自己的孤独,时刻出现的不安全感和焦虑,甚至自卑。他说自己除了工作,没有别的了,之所以那么喜欢追星,几乎参加了徐梦洁的每一场线下活动,是因为那是除了工作之外唯一的寄托。

似乎每个人都有会有一定程度的不安全感和自卑,原因很多,可能是原生家庭的影响,可能是受到身边人的打击等等,因为成长,我们都在把自己的外表和能力塑造的强大坚韧,但越是外表坚韧,内心会越加脆弱和不堪一击。

我们推心置腹,似乎都羡慕对方拥有的东西。这太正常不过了,谁都想要自己没有的东西。

就是一些感触吧。

Continue Reading

做饭了

在朋友胡大帅的“怂恿”下,我最近开始频繁的下厨,体会到了自己做饭的快乐。

快乐源自两点。第一点是自己做饭是真的省钱。原先每天午饭晚饭都叫外卖,下午如果有一顿加餐,每天的伙食费加起来需要120块起,有时候甚至能到200块,其中外卖的配送费就是很大一笔没用的支出。而现在自己做饭,购买一次食材平均花20块左右,而且我会放很多肉,做一次能分两到三顿吃。虽然每次制作一道菜,但也算营养均衡吧,干干净净的,怎么也比外卖的干净卫生。

第二点的快乐源自于成就感。原先我只会做西红柿炒鸡蛋,现在我会做一些简单的“料理”。上上周我学会了做青椒肉丝,第一次会做带肉的菜我大呼过瘾,连做了三天!胡大帅推荐我下载了“下厨房APP”,我照着APP还有一些做饭教学的抖音账号,在之后的一周自己做了肉末蒜苔、肉末豆角、炒合菜、番茄泡饭。我觉得自己牛的不行。

一开始的青椒肉丝就是胡大帅教我的,“你就买个青椒,买点里脊肉,切成丝儿,油别烧太热放肉,不然粘锅,炒变色之后你放蒜瓣儿,然后加点生抽老抽,老抽一定少放上色就行,炒巴炒巴放青椒就好了!”

在他看来做菜简单的要死。有一次跟他视频,他正在吃晚饭,视频里我看到他做的辣椒炒鸡肉,把我馋的不行,便立刻求教。他扔给我一条抖音视频,我决定挑战自己,第二天我就照着视频做了,吃的时候还给他发视频,炫耀了一番。

但在我看来做菜很难。难在准备食材,难在掌握火候,难在掌握咸淡……但这几次做菜后我发现,对食材、调料、火候的拿捏,出锅前口味、成色的未知,都是做菜的乐趣所在。

Continue Reading

大累

11月26日到12月1日在广州出差,从28号开始基本每天只能睡4、5个小时,白天精神紧绷全情投入工作,这样连轴转了几天,回来后就吃不消了。

我好像从来没有过因为工作劳累而导致这么久的后遗症——从回来后到今天,差不多5天了,我还没缓过劲儿来,每天特别困,之前入睡困难,现在倒头就睡,和我一起出差的几个同事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而且乏累致使我这几天都没有健身。我放弃了保持肌肉的健身计划,劝自己还是好好休息,等养精蓄锐精力恢复过来后再恢复健身。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能抗能打的人,但第一次这般劳累的工作,是第一次。

Continue Reading

胖起来后

我已经90公斤了。两年前我还不到70公斤呢,两年增重近20多公斤,不错吧!

当我上称看到90kg的数字时,我并不错愕,并不悲伤,并不绝望。我觉得我跟大部分人不太一样,我是希望自己体重涨起来的。

别人问我为什么,我都会很坦诚的回答:因为我瘦怕了。从小我就很瘦,高三的时候还有大人开玩笑说是不是妈妈不给饭吃。确实,那个时候的我不爱吃饭不爱运动,穿衣服也会自卑,以为看上去就是一个细长的“麻秆”,若不经风的样子自己都不喜欢。高三的时候我好像才四五十公斤吧。

上了大学,大三的时候开始接触健身,迷茫地希望自己能拜托瘦子的形象。但是训练不系统,走了不少弯路。大学毕业,喜提60公斤。

考上了研,训练就更认真了起来。但是体重增长还是缓慢。后来训练越来越系统,工作后租了房子也能用厨房了,我的体重也开始慢慢增长。我很欣慰,在去年年底的时候体重突破了75公斤,身边的人也都明显看出了我的体型变化。

90公斤的自己时什么体验呢?可能没有人再会说我瘦子了,但是劝我减肥的人多了起来。

我很纳闷,为什么我的体型和体重都是由别人来评判?我可以掌控我自己的体重体型,但是我掌控不了别人的评价。算了,我有自己身体的自治权,胖瘦还是我自己说了算。我想让自己大只,那我就努力让自己大只;当我大只腻了,想体验“爆血管”的精瘦体型,我也能努力瘦下来。

反正自己开心就好。

Continue Reading

眼镜躲猫猫

几天前,我的眼镜在家里神秘失踪了。

我在床上、床底、衣架附近、书桌抽屉找了个遍,断断续续找了两天也没找到。我依稀记得有一天晚上摘了眼镜准备入睡,一翻身听见“嘭”的一声有东西从床上掉落,可我在床头和地板上怎么也找不到它。

好巧不巧,我的左眼开始发红,布满血丝,有点疼痛,估计是发炎了,这个时候我不能再继续戴隐形,我更需要我的眼镜了。我最后分析了一下,眼镜一定是被我放在了茶几上,然后被我不小心碰落在了垃圾桶里,然后垃圾早就被我扔掉了。

我最后花了五百八十块钱,在家附近配了一副。

取了新眼镜,骑着单车回家,准备入睡时突然找不到新眼镜了。我一拍脑门——新眼镜被我遗落在了共享单车的车筐里……

啊……天要亡我,这是传说中的水逆吗?我眼睛发红的情况还没有好转呢!我追下楼去,我骑的那辆车早就不在了。

我沮丧了整整一天。

再配一副吧。我心想。等等,万一我原先的眼镜还在房间里呢?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打算再在找了一百遍的房间里再搜罗一次。

我跪在床头的地板上,在堆满纸箱的床底摸索,我把纸箱一个一个拉出来——

眼镜,陪伴了我将近四年的眼镜,就安静的躺在那里。

啊,水逆没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