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 Yes! It’s Jason Mraz!

Yes!这不是一篇乐评,因为我犯了“不可以主观赞扬”的乐评大忌。我喜爱Jason Mraz多年,好歹得来一首千字赞歌。

盼着盼着,我最爱的歌手男巫Jason Mraz新专辑《Yes!》释出了。每每期盼已久的东西终于到来之时,我就开始情绪复杂,一是想赶紧放下手头的事情,脑袋也放空一下,然后开始专心细细享受;要么就是舍不得,忍者,忍者,一直忍到一个“完美的时刻”,再开始enjoy。昨晚凌晨两点多,我还躺在异地南方湿热的床上,一条“马叔新专全盘早泄”的微博,让我从床上一下腾跃而起,本来五天之后才会正式发布的专辑就这样突如其来,让我来不及选择是要当即享受还是一忍再忍。当即决定:只听《Out of My Hands》——新专中我最期待的歌曲,其他的歌曲呢,起床后再细品。《Out of My Hands》是马叔在两年前的巡演时唱的一首歌,这次收录在新专辑当中。当时第一遍听的时候都快要泪奔了!实在是太好听!不自觉就吟唱起来。歌曲未发行时,只能听网友录制的现场版,再找听辨的歌词学唱。

看着深爱的女子,缓缓走进夕阳,如此唯美的画面令人沉醉,但我知道我们的感情结束了,一定是我做了什么才让你离开了我——在《Out of My Hands》中,马叔用轻快悠扬的旋律娓娓道来:爱情炽热的火焰濒临熄灭,生活的烦恼重重包围,是时候停下脚步,反省自己。

马叔喜欢用音乐传递信息,主题直白明了:生活、爱和理想。

“对我来说,成功就是可以通过音乐让心灵连接在一起。所以,只要我健康地活着,成功就不会从我这里溜走。”

——Jason Mraz

马叔似乎从没有下功夫在乐坛里另辟蹊径,但还是轻而易举自成一派,原因就是他有一套自己的浪漫主义。在牛鬼蛇神混杂的充斥着性、酒精和拜金主义的美国乐坛,这套浪漫主义倒显得格格不入,甚至有些清高,但这使得他不易且不曾被效仿,也使得他成为一名最和谐的歌手,至今几乎没有一条绯闻缠身。马叔的第一、二张专辑很有玩性和趣味,雷鬼与说唱,时而忧郁时而阳光,那时起人们就已经通过《Remedy》、《Bella Luna》记住了这个音乐怪才。三专当中的《I’m Yours》以76周的成绩成为当时Billboard榜在榜时间最长的单曲(后来该记录被美国Imagine Dragons乐队歌曲《Radioactive》87周的成绩打破),也成为马叔在全世界范围内传唱度最高的一首歌,时至今日,在马叔的演唱会上,每当《I’m Yours》的前奏响起,必定成为全场最高潮。而说起马叔的现场,抛去他清澈透明的嗓音和毫无瑕疵的唱功不讲,他的舞台表现足以让场内外的乐迷津津乐道,他会在歌曲中插入即兴创作的桥段,并一直保持用音乐同台下观众互动,他说过“我巡演中的任务就是净化心灵”。有人这样评价过,“他拥有世界上最好的现场表现”,“听他的现场表演简直是一次心灵的享受”。从第四张专辑《Love Is A Four Letter Word》开始,马叔的音乐逐渐成熟,男孩也变成了大叔,他以三专中的热门歌曲出发,专辑更多有了市场的味道,而这并没有稀释马叔的浪漫主义,因为整张专辑的主题就是在探讨人和人之间简单而又复杂的关系——爱。简单而美好,这就是马叔。

2133-fitandcrop-660x365《Yes!》是马叔的第五张录音室专辑。专辑封面延续前两专的简洁,是五只遨游星空的海鸥。从去年开始,Jason Mraz的演出乐团里总有几位常在的女子,而在新专歌曲的现场以及新专宣传片中,马叔不再形单影只,而是携四位美貌与音乐灵气出众的和声乐手一起亮相,而这张专辑,便是和这支叫做Raining Jane的女子独立摇滚民谣乐队合作完成,Raining Jane担当了全专14首歌曲的和声配唱。这支来自美国加州洛杉矶的女子乐团在早年就为自己策划、组织过巡演,默契的声线和较强的乐器控制力使得他们在加州小有名气。马叔和她们的合作并不是从今天才开始,早在第三张专辑《We Sing, We Dance, We Steal Things》中,他们就共同写出荡气回肠的疗伤情歌《A Beautifull Mess》等作品。所以,《Yes!》当中,马叔不再是一个人,丰富的人声伴奏让专辑歌曲变得更有层次感。

《Yes!》的第一首歌《Rise》是intro曲,四位女子的和声马上把听者带入故事中,海鸥声忽近忽远,好似涨潮的浪花轻轻拍打海岸,听着听着,好像连嗅觉也有了反应。这首歌同下一首《Love Someone》是无缝连接的。作为本专发行的首支单曲,《Love Someone》延续了马叔一惯擅长的简单抓耳,但马叔的吐字与声线太过轻盈,导致他在歌曲后半段显得有些不紧不慢。《Long Drive》清凉解渴,《Everywhere》的轻快鼓点俏皮可爱。《It’s Hard to Say Goodbye to Yesterday》和《3 Things》是马叔乐观主义的佳作,前一首就是写“天下无不散之筵席”,钢琴与纯人声伴奏是寂静的悲伤意境,好似泪中带笑,后一首感觉就像当你失意时,马叔就坐在你对面,告诉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马叔习惯了通过音乐向世人宣扬他的世界观,这是他的音乐使命。而这样的路数马叔还能走多久,晓不得,但我还是想象不出来某一天马叔变得油腔滑调的样子。听完《Yes!》并不会大呼过瘾,感觉却像是吃过一包乐事黄瓜味薯片,看过一部文艺小清新电影,醇厚的质朴,回味无穷。Yes,马叔不变就好。

3d1d71cf3bc79f3d80758523bba1cd11728b2929

image_242856_1

你可能会喜欢我的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