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起来后

我已经90公斤了。两年前我还不到70公斤呢,两年增重近20多公斤,不错吧!

当我上称看到90kg的数字时,我并不错愕,并不悲伤,并不绝望。我觉得我跟大部分人不太一样,我是希望自己体重涨起来的。

别人问我为什么,我都会很坦诚的回答:因为我瘦怕了。从小我就很瘦,高三的时候还有大人开玩笑说是不是妈妈不给饭吃。确实,那个时候的我不爱吃饭不爱运动,穿衣服也会自卑,以为看上去就是一个细长的“麻秆”,若不经风的样子自己都不喜欢。高三的时候我好像才四五十公斤吧。

上了大学,大三的时候开始接触健身,迷茫地希望自己能拜托瘦子的形象。但是训练不系统,走了不少弯路。大学毕业,喜提60公斤。

考上了研,训练就更认真了起来。但是体重增长还是缓慢。后来训练越来越系统,工作后租了房子也能用厨房了,我的体重也开始慢慢增长。我很欣慰,在去年年底的时候体重突破了75公斤,身边的人也都明显看出了我的体型变化。

90公斤的自己时什么体验呢?可能没有人再会说我瘦子了,但是劝我减肥的人多了起来。

我很纳闷,为什么我的体型和体重都是由别人来评判?我可以掌控我自己的体重体型,但是我掌控不了别人的评价。算了,我有自己身体的自治权,胖瘦还是我自己说了算。我想让自己大只,那我就努力让自己大只;当我大只腻了,想体验“爆血管”的精瘦体型,我也能努力瘦下来。

反正自己开心就好。

Continue Reading

一则健身反思

20170427149326674159017135267ba
我发现,健身房那些练的好的人(而且不是以参加健身比赛为目的的草根),都喜欢做三大项:深蹲、硬拉和卧推。我甚至感觉他们每天都在练腿,全身都很发达。而且不管这天他们练哪个部位,只要来了健身房都先用深蹲或硬拉来热身。

加上之前别人都告诉我,“新手练胸,老手练腿”,“腿部是身体的根基”,“腿部和核心肌群力量上去了,其他部位的力量也会上去,可以上更大重量”。我因此可以总结:想要练的好,硬拉、深蹲不能少。

可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两项。硬拉总感觉掌握不到要领,所以干脆不做,或者以山羊挺身来代替硬拉。深蹲就更别提了,做杠铃深蹲感觉天都要塌下来,特别难过。

但是看到这些练的好的人,再想想自己健身的进步很慢,是该找找自己原因了,以后要重视深蹲和硬拉才对啊!

2017042714932669855901722945299

 

Continue Reading

健身,想说爱你不容易

这两年,健身占据了我日常生活很大比重的时间和精力。一周至少五天会去健身房,每次锻炼一个多小时。

如此高的健身频率,就不得不在学校附近办一张健身卡。研一的时候,在离学校公交车4站地远的健身房办了张卡,799一年,环境设施都很一般,但是价格档位正适合我们这些学生族。去年夏天,学校附近新开了家健身房,步行不到十分钟就能到,当时在招募“创始会员”,2000元一年,买一年送一年,算下来1000块一年,环境不错,就是有点小,但是觉得值得。现在一直在这里练着。

环境到位了,主要还是看自己。朋友都说我在健身方便的毅力和自控力非常不错,这点我认同,但是我心里非常清楚,健身的效果和我的毅力、自控力等各种付出相比,好像并不是那么对等。因为,我增肌实在太困难了。

我不是那种随便练的健身房过客,也不会在这个器械上玩玩,在那个器械上坐坐。我每天练一个部位,而且有顺序,每个部位都有固定的动作,每个动作也都有组数和个数。就这样练了几年,可是感觉还是很瘦。偶尔照镜子,我就会感叹:“怎么还是这么瘦小?”难道健身都白练了吗?是我方法不对?还是饮食方面有待改进?是否需要形成一个合理有效的体系,把锻炼、饮食和作息都囊括进去?但是后来一想,自己又不是网络上那些健身模特,或者fitness model,用那么专业的要求来约束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过了?真的很羡慕健身房里那些肌肉围度大的人。之前我了解到,人的体质分为内胚型、中胚型和外胚型,通俗讲,外胚型就是“喝水都能长胖”的人,内胚型就是“豆芽菜”,中胚型介于两者间,肌肉和体脂都恰到好。我自然属于内胚型,很难长肌肉,我羡慕中胚型,容易长肉而且体格好。

这个寒假,我的体重竟然到了65公斤。这是个可喜可贺的数字,要知道,前几年我的体重都是在60公斤上下浮动。这也算是一个里程碑吧!

朋友告诉我说,健身是一个付出与回报成正比的事情,你付出多少汗水,你身上就会得到相应的回报。即便我是很难增肌增重的内胚型,但还是会坚信这一点,继续驰骋健身房!

Continue Reading

私教的自我推销

每每想写博,打开撰写页面,突然想到有关研究生复试分数线的种种,就不想写了,关了电脑藏在被子里一个人发愁。

哎呦我一天到晚心情起伏真的不要太大,当我觉得自己还有可能进复试的时候心情就莫名开朗起来,书也能看进去,饭也能吃得很香,曲子也能在路上哼唱起来;但当我想到危险能进复试的时候,就又不一样了,立马消沉起来,走在路上都不知道自己一直皱着眉头,跟老杨吃饭也是一直唉声叹气。这段日子就是这样,心情起起伏伏,飘忽不定。我让自己的作息时间规律起来,好让这段艰辛的日子顺利过去:早晨八点四十到九点起床,磨蹭磨蹭收拾收拾去健身,开始健身是十一点,健完身洗完澡快一点了,吃顿饭再坐公交回学校已是中午两点多,然后开始看书为复试做准备。

说到健身哦,我想到了最近遇到的那名健身教练。

那位健身教练是新来的,至少去年我没见过他。这周一我练胸,在做哑铃仰卧飞鸟的时候他在一旁看着,待我气喘吁吁坐起来的时候,他一边比划着我刚才的动作一边问我为什么抬起哑铃的时候要借一下力,我有些不知所措地回答:可能是力量不够吧。他说你这样哦对韧带不好(旁边一位正在健身的教练一起对我这么说),我微笑说好的一会儿注意。待这组动作做完,他问我练多久啦,我说blah blah blah。

第二天我去练背,和往常一样锻炼前先在跑步机上慢跑十分钟。跑到一半他突然出现在身后,说:”看你跑得还挺轻松的,腿长的缘故啊!“哎呦我还蛮不好意思的,就回答说”不不,我跑得比较慢。“其实心里知道自己腿不长。这天他跑过来给我纠正动作,也给我介绍了一些很好的练背阔肌的动作,在我快做不动的时候帮我给点力,我还是蛮感谢的。在最后练硬拉的时候,他说我动作还蛮标准的,我说是看网上视频学的,他和另外一教练在我后面聊着,说一开始以为我是韩国人(我留了长发的缘故),被我听见了,但装作没听见。我一直猜测,他是想卖我私教课,这会不会是他的营销手段呢?

第三天练肩,这次他还是义务全程跟踪,但这次气氛有所不同了。和前两天相比,我的健身强度在他的指导和督促下骤然提高,并开始否定我自己的健身计划和节奏,说按照我之前的节奏效果不会很好,并说最好能有一个人带着你练,我点头说是,是。终于,他问我:”你之前为什么没买私教课呢?“如果回答这个问题,我也是早有准备,我说私教课太贵啦我还是学生党现在还没有考虑等工作了再说吧。他默默地点了点头,意思是明白了。

第四天,也就是昨天,练胸,帮我指导动作的间隙,他便开始向我推荐私教课。因为他要去吃饭,走之前跑来告诉我他跟楼下经理打好招呼了,说我是他的朋友,卖他私教课可以便宜,原价两百,便宜二十。对现在的我来说,太贵了。我还是对他说说谢谢。

我想我还是不会买私教课,至少现在不会。我希望他早点对我这个一毛不拔的穷学生死心,不然吃力不讨好,白帮我这么久,也没卖出去一节私教课。我在想,如果我早就无情地明确地拒绝他,他是不是就不会来帮我了。

Continue Reading